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老师小说  »  献给老师的处子之身
献给老师的处子之身
我的家在贵州的一座山区城市,我就读的高中,离市区20多公里。城市被大山分割,就像恋人被距离分割一样。学校是一所矿山子弟中学,学生都不怎么爱学习,因为高中毕业后,大家都可以进矿上的单位上班。

那一年,学校分来了一位男老师,教语文的,北方人,普通话说得很磁性。新老师姓康,戴副眼镜,很斯文的那种。一见他,我就喜欢上了他。他是从南京的一所大学毕业的,说起南京的好,他竟说,南京像一位站在长江边的婷婷女子。我当时脱口而出,我们城市是半老徐娘,在把大家逗乐的同时,康老师也笑了,竟说我反应快,还表扬了我。从那以后,每次看到他,我就会心跳加快,他的文质彬彬吸引了我。

一次作文,他让大家写自己熟悉的人。我熟悉的人海了去了,但我不想写他们,我就想写康老师,让他看看我是怎么想他的。我写他踏进教室的第一天,就吸引了我,但我不熟悉他,他给我的是神秘,是一份了解的渴望,是一种想飞出大山的诱惑。写我想突破陌生,想对他熟悉起来。我当时都很惊讶自己的举动,那时的人们还很保守,没有开放到今天的地步。我别的课学得不好,但我爱看小说,爱语文课。我就爱做梦。第二天,康老师将我叫到办公室,问我为什么这样写,让我重写。我说,康老师,这是我的真实感受,你不是常说,作文要有真情实感。但康老师还是要我重写。

我对康老师的感情越来越深,甚至不能自拔。一天晚上,我半夜爬起来,来到康老师的宿舍楼下,看见他房间还亮着灯,上楼来到他的门前。我犹豫了一下,轻轻敲门。他看见是我,忙让我进来,快速把门关上,轻声说:“你怎么半夜来老师宿舍?不行,快回去,让别人看见可不得了!”看见康老师紧张的样子,我只停留了一分钟就出来了。那一夜我失眠了,我无法控制我自己。

转眼快毕业了,对康老师的依恋越来越深。一个周末,我来到学校,走进康老师的房间,径直走到他的床边,突然抱住他,说:“康老师,我爱你”。我能感觉到康老师的紧张和不安,他想推开我,但还是抱紧了我。康老师的恋人在哈尔滨,他不断怀念她,但她有了新恋人,她要分手,说这份爱没有希望。那时,我知道康老师很失落,康老师需要有女人来安慰。康老师推开我,手足无措,失魂落魄,但我又抱住他,紧紧地抱住他。我们一起从周末呆到了星期一,我的初恋情感和处女之身献给了我爱的康老师。走出康老师的宿舍,阳光晃得我的眼睛发花。


我进了配件厂,康老师考上了研究生。我送他的时候,康老师说他会娶我的,我笑笑说:“你好好读书,等你出国了,能圆我到国外一游的梦就可以了”。康老师就像个孩子一样承认错误,说他不应那样。我抱着他,像哄孩子一样地哄他:“没事的,我很高兴很幸福。只要你不把我当坏学生看就行了。”康老师走了,带走了我的心、我的梦。